月份:二月 2006

反共又如何?

資深傳媒人及政治評論家劉細良獲特首委任,加入由劉兆佳領導的中央政策組任全職顧問,以劉細良的背景及能力而言,他答允加入中策組,是政府的榮幸,假定劉細良在中策組內仍然堅持把以往對政府的批評及對意見帶入組內,這對政府實有利無害。

不過,他的委任卻引來左派的不滿,曾鈺成更撰文表示劉細良「經常以尖刻的語言,指名道姓地攻擊親中人士,毫不掩飾他對『傳統左派』的敵視和鄙視」,民建聯的馬力亦指「劉心態反共,不宜加入政府」。左派的葡萄酸,盡顯無遺。

香港有不少人認為「反共」不可,因為「反共」代表了「反中」,在他們的心中,這就跟「叛國」無異,以此邏輯,「叛國者」怎可以加入建制呢?更令他們不忿的,是在委任劉細良的同時,民建聯的「年青才俊」陳克勤只獲委任加入特首辦任特別助理,負責「斟茶遞水」(月薪七萬多元),「令為他(特首)賣命的人感到心寒」。看來,馬力對陳克勤真的十分看重,起碼他認為這位年僅三十歲的黨員,其能力跟劉細良比較,應有過之而無不及,因此,即使任特首辦特別助理仍感不值。

我們要問的是:為甚麼不可以反共?共產黨是甚麼?

理論上,共產黨只是一個政黨,只是一個機構,不是政府任何一個部門,共產黨,只不過是在中國執政而已。可惜的是,中國沒有民主,人民縱使對共產黨的執政有所不滿,也沒有可能用民主的方法去更換政府,黨國不分,一直都是中國政治的最大缺陷。

香港行的是一國兩制,共產黨在香港根本不是甚麼,只不過是有很多很多共產黨的死硬派支持者甘於代言而已,在香港,反共又如何?事實上,共產黨在近幾十年的所作所為,對中國有多大的傷害早已不言而喻,如此的一個黨,為甚麼不能反?即使是一個政府,她做得不好,我們都可以反對她,何況只不是區區一個黨?

反共根本沒有問題,問題只不過是左派認為他們撈不到著數,分不到餅仔,只望到樹上的葡萄,吃不到、摘不到,只好望著葡萄樹大吵大嚷。

我借本文亦希望劉細良入了中策組後,可以為政府帶來多點新的思維衝擊,心戰室內再沒有多點腦震盪,恐怕政府不會有進步;萬一閣下發現自己起不了作用時,請你立即離開政府吧,我們都知道,政治是「爛蘋果」的篩選遊戲,在適當的時候,就要離開,無謂「做臭自己個『朵』」。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