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還是殖民地?

回歸,有什麼意涵?去殖民地化在香港有什麼意義?曾聽過有一個說法,九七以來,香港並未「去殖」,不過是由過去的英國殖民,至今為中國殖民而已。因為殖民地本身對於自己的未來,並沒有話語權,一切都要看宗主國的意願。

最近政制改革諮詢,社會都在看泛民主派如何回應、「五區總辭」是否落實、政制發展能否彰顯民主等。然而,心照不宣的是,香港的政制民主化,不論速度抑或深度,香港人都不在掌握話語權。英殖時代固然如此,英國在香港實行統治,政制根本不是香港人能參與的;但回歸以後,情況亦沒有多大改變:親建制人士一再說明,香港的政制發展最後始終掌控在中央手裏。從這個意義看來,回歸與否,分別不大。

有人說,香港回歸不過12年,還未是時候實行普選。也有人說,由「八八直選」起計,香港人爭取民主也起碼二十年了。更有人說,就是西方,民主發展也是百年之大業。香港得到中國政府首肯「可以」在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可以」在2020年普選立法會,在時間上已是很快了,再說要爭取2012年雙普選,無異於緣木求魚,不如在當權者既定的框架下行事,以期盡快得到普選,豈不更好?

這樣的論述似乎很正確,但這卻是一種某種程度的殖民心態。過去我們受殖民者統治,無可奈何;但假如現在我們相信的「港人治港」,是我們在當家作主之時,為何仍要我們受著當權者的擺佈、受著國家機器的控制呢?更甚者,是大部分人仍甘之如飴,認為無可厚非。

尤記得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曾說:「中央授予香港特區多少權,特別行政區就有多少權」,這句話出在殖民者的口中,大家不會覺得出奇,但當這句說話出自所謂「祖國」的領導人之口,我等蟻民,還可如何?然而大家別忘了,國家有多少權,理應是人民授予的吧?怎麼一句倒轉了說的話,我們竟也接受了?

王慧麟的《閱讀殖民地II》,既論香港、亦兼論國際,引發大家對於香港管治現狀、以及未來的省思。一如作者在序言所言:「對香港的管治不感樂觀」,以其法律的專業背景、曾在政圈的經驗(包括曾任政務官)、及學者的眼光,我們當可細緻反思,「殖民」兩字在香港有何現實意義。

政制諮詢三個月,這一步能向民主走多遠,我也不感樂觀。

 

閱讀殖民地

王慧麟(2007),《閱讀殖民地II》,香港,上書局

(原文刊於明報讀書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