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信的死是必然──《拜將臺》管窺

《拜將臺》選擇韓信為故事的主線,是聰明的。聰明之處乃在於韓信的生平故事本身就充滿戲劇張力。他切切實實為大將之才,行兵如神,加以生於亂世,足以成就一生功業。然而,偏偏世事如棋,他為項羽所棄,正當他以為無事可做,卻遇上了劉邦,讓他可以一展身手,奈何劉邦此人心胸狹窄,性格多疑。韓信為劉邦打下了江山,劉邦卻要置他於死地。

跟劉邦不一樣,韓信是一個口快心直的人,不懂裝模作樣。有一次劉邦問韓信:「你看我可帶多少兵?」韓信說:「十萬。」劉邦再問:「那你又可帶多少兵?」韓信一句「多多益善」,就令劉邦內心不是味兒:「即是說我令兵之能不及你了?」韓信一時不防,只有說:「我是領兵之才,主公卻是領將之才。」由此可見,韓信的有意無意,漸漸成了劉邦眼中的一條刺,只是天下初定,仍須韓信協助,但對劉邦來說,韓信都是潛在威脅。

漢之天下大定,劉邦為表仁德,赦免了包括項羽家人在內的一干人等。鍾離昧為項羽的舊部之一,卻逃不過劉邦的追殺,更下令韓信須把鍾離昧的首級奉上。劉邦這樣做,目的根本不在鍾離昧,而是韓信。一直以來,劉邦都怕韓信會擁兵自重,已多次削其兵權,劉邦明知鍾離昧跟韓信友好,而韓信又重情義,殺鍾離昧之令乃在於試驗韓信的忠心。韓信接令後,滿心躊躇,甚至暗中叫鍾離昧遠走他鄉。鍾離昧不欲劉邦之計得逞,自殺而死,韓信奉上載有鍾離昧首級的錦盒予劉邦,但內心的憤懣,從他的面上已明明白白的刻劃出來。

有人認為韓信之死,乃其對漢室之異心。司馬遷在《史記》對韓信的評價是「假令韓信學道謙讓,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則庶幾哉,於漢家勳可以比周、召、太公之徒,後世血食矣。不務出此,而天下已集,乃謀畔逆。夷滅宗族,不亦宜乎!」司馬遷之評韓信,認為他「不識時務」,因為他所侍奉的劉氏天下,劉邦、呂后皆平民出身,對自己沒有信心,韓信的才,可以借用為打天下的利器,但一旦天下大定,他的死是似乎是必然的結果。齊人蒯通曾警告韓信:「夫勢在人臣之位而有震主之威,名高天下,竊為足下危之。」

明代茅坤的《史記鈔》有云:「予覽觀古兵家流,當以韓信為最,破魏以木罌,破趙以立漢赤幟,破齊以囊沙,彼皆從天而下,而未嘗與敵人血戰者。予故曰:古今來,太史公,文仙也;李白,詩仙也;屈原,辭賦仙也;劉阮,酒仙也;而韓信,兵仙也,然哉!」韓信用兵之神,被冠以「兵仙」的稱號,看《拜將臺》的韓信,是令人惋惜的。惋惜的不單是他未能善終,更是因為揭示了中國文化的一種劣根性,動聽點說,是「謙遜」,其實是「忌才」。在權力面前,我們從少就被教導有才能的人不能鋒芒太露,切忌「功高蓋主」,否則空有才能也難以發揮。學「做人」比學「做事」更加緊要、更加決定你的「成就」能去到多遠。韓信的死,從這個角度看,也是必然。

《拜將臺》
演出日期:2011年1月15及16日
演出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