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六月 2011

偷換概念,說非成是 ──回應張志剛

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的張志剛「以個人名義」在《明報》撰文,批評反對立法會「遞補機制」者「先入為主」。他認為,「即使過去沿用的補選制度,也出現以單席單票的補選,去替代比例代表制的地區直選結果。所以建制派議員席位出缺,都由泛民取而代之,這算不算是一個問題?」

這當然是一個問題,但問題並不在於由什麼黨派取代什麼黨派,而是議席出缺的數目,決定了補選多為「單席單票」。假設有選區同時有兩個議席出缺,補選時用的就會是比例代表制了。過去的補選以「單席單票」,不過是「技術問題」而已。張先生偏執地以為「補選」就必然是「單席單票」又豈不是「先入為主」?

民主選舉從來都是一場較勁,勝負分明。張先生認為,「要中肯地討論,就不應混淆新舊兩種制度,標題應用『按票順序遞補』,而不是『落敗遞補』」。

不論新舊制度,都不能否認一個事實:在「大選」時,總有勝負。勝者取得議席以進入議會;敗者承擔失敗,檢討得失,以圖後計。張先生搬弄文字,混淆視聽,無視民主選舉選民應有的權利,何言「中肯」?

中學生也會明白,選舉是一次性的決定,張先生身為智庫高層,對選舉的認知卻教人失望。他說,「在有補選的情况下,才有所謂補選投票權,修例之後,就是兩者合一,投票選議員時,那一票的含義已經加大,同時賦予替補的權力」。為了替政府背書,他竟這樣來把選舉意義扭曲。立法會以比例代表制進行地區直選,制度上是選名單,不是個人。雖然在選舉策略上,也有以個人身分參選,但那實際上是「一人名單」。「落敗」名單,即不為選民所認受,以「落敗遞補」為機制就是扭曲民意,削弱民主。

中學生也明白 選舉是一次性的決定

張先生以美國總統選舉為例,更是偷換概念。美國總統選舉,選民都清楚知道總統候選人的副總統拍檔是誰,選民選擇的,是一個管治國家的團隊。別忘了,美國有成熟的政黨政治,總統選舉也是政黨較勁,不是單純的職位選舉。立法會選舉用名單投票的制度,選民都知道選的是一個團隊,也明白名單上排位愈高者,進入議會的機會愈大。「落敗遞補」機制如何扭曲「比例代表制」的精神,學者已有豐富論述,在此不贅。

為了所謂「防止有人利用辭職補選來進行各項議題的公投」,不惜把扭曲選舉制度,本身的邏輯就已經站不住腳。選民投票表達意願,乃民主之基,任何把選民固有的權利削去的行徑,都是民主倒退。政府努力鑽營,務求剝削市民的政治權利,方便「行政主導」。

一方面,張先生叫人「踏踏實實地討論」,但另一方面卻又不斷混淆概念,說非成是,這樣的討論,又何能踏實?

(本文刊於《明報》論壇,2011年6月16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