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八月 2015

沒博士學位可否做大學副校長?

最近對於港大副校長委任的事件,建制派火力全開,務求要把由遴選委員會推薦的陳文敏拉下馬,於是質疑陳文敏政治取向、管理能力的言論鋪天蓋地而來。其中亦有人質疑陳文敏「沒有博士學位」,因此沒有足夠資歷擔任港大副校長。

例如「全國工商聯副主席、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副主任」盧文端就曾撰文質疑陳文敏「連博士學位都沒有」,沒資格任港大副校長。然而,「博士學位」是否擔任大學副校長的「必然」資歷?教資會資助院校的副校長,是否全都有博士學位呢?答案是否定的。

八大院校當中,只有中大及嶺大的副校長全部有博士學位,其餘各間院校主要負責行政的副校長皆沒有,表列如下(截至2015年8月8日):

理大副校長(行政):賴錫璋工程師
城大副校長(行政):李惠光先生
教院副校長(行政):黃敏兒女士
科大副校長(行政):賀致信先生
浸大副校長(行政):李兆銓先生
港大副校長(大學拓展):蘇彰德先生

由上可見,要擔任大學副校長,博士學位不是必然的資歷,反而是人選應該有能力帶領大學發展,有能力管理大學運作為宜。陳文敏既獲遴選委員會按嚴格的機制推薦,即已對他的能力認可,認為他可以協助校長管理港大。

再說,楊偉雄未獲梁振英委任為行會成員及創新及科技諮詢委員會主席前,擔任理大副校長,也是沒有博士學位的,為何又不見建制派撲出來說他沒資格呢?

那些質疑「沒有博士學位」就沒資格做大學副校長的人,為何又不見質疑其他院校,偏偏就只質疑陳文敏?唯一的解釋,就是政治因素。那些人口口聲聲不要把大學政治化,才是最政治化的人。

我奉勸那些人,要罵人可以,但可否勤力一點,做點功課才罵?否則就只顯出你們的無知與膚淺。

廣告

院校主體不單只有教授

港大副校長委任事件,所突顯的不單是政治權貴干預大學,還有帶出了大學教授也不是我們所想的那麼有公義心。

港大教育學院副教授李輝在《明報》撰文,詰問:「院校自主的真正主體是誰?」

他給的答案很明顯是:教授,而且一如他這樣的「終身教授」。他在文章高呼他們才是「院校自主的真正主人」,「才是港大命運的主宰者」。

在他的眼中,學生、校友都不是港大人,只有好像他這樣,既是港大校友、又是港大教授的,才有資格對港大的事情發聲,而且以「沉默的大多數」自居的他,資格更是獨步天下。

這樣的說法,我們當然不陌生,因為這種既得利益先行,公義隱形的說話,這三年我們聽得多了。

要答「院校自主的真正主體是誰」此問,其實一點不難,但偏偏有些大教授有權慣了,便目空一切,唯我獨尊。

我們要問的是「大學究竟為誰而立?」台大教學發展中心的成立宗旨可為此立下註腳:「大學為人類知識文明累積發展之所在,除鼓勵學術研究之創新突破,也重視智慧能力之傳承與啟發。就此而言,『研究』與『教學』允稱大學兩大任務,不可偏廢。」

「研究」的主體是教授,這沒異議;但「教學」的主體是誰呢?有人一定會說,當然也是教授。但我們要問的是,為什麼不是學生?大學的功能在研究以外,便是讓年青人接受完整的教育,而這種教育並非職業培訓,而是讓大學生對於人生、對於社會、對於公平正義要有自己的想法。沒有以學生為主體的教學,是虛空的。身為培訓教師的教授,難道也認為學生只是「受眾」嗎?如果真是這樣認為,港大教育學院的水平其實也是不甚了了。

故此,「院校自主的真正主體」不只是教授,學生也有同等地位。

因為大學從不為教授而立,而是為學生而立。社會需要大學,是因為年青人需要,不是教授需要。

李輝在文章裡,列舉的指控,多是道聽途說而來,身為教授,這樣就下判斷,認為學生「暴力」、「禁錮」,這不是學者應有的態度吧?

還有,在批評陳文敏時,說他的能力、品格不足擔任副校長。李輝說「有報道指陳教授已經被廉署立案跟進,還有大量『手尾』要跟」云云。究竟廉署是否真的已經立案?如果是,請證明;如果不肯定,只是「有報道」,便大肆批評,這就是人格謀殺,是當權者打擊敵人的慣常手法。

學生作為大學的主體之一,用盡了在制度內可行的辦法都抵檔不了當權者的歪理與惡行,便試圖打破缺口,讓他們的聲音能被聽見,本來就是理所當然。李輝身為學者,沒有批評制度的暴力,反過來怪責學生在鏡頭前的一點動作,不是太本末倒置了嗎?我也擔心,由李輝教出來的準教師,究竟還有多少公義心?

當有教授眼中只會視自己是大學主體,公平正義就肯定慢慢流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