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十一月 2018

恒大正名,改變不了高教界困境

最近恒生管理學院獲政府批准升格,並正名為香港恒生大學,成為香港第二間私立大學,校長何順文表示,會將大學建成一所以博雅教育為宗的院校,並指出不會投放額外資源追逐排名。被問及校園可否討論「港獨」時,他更指出,大學有言論自由,只要學生尊重他人,校園言論不會有太多禁區。

如果何校長能堅持他的說法,的確能為已然被扭曲的高教界帶來一點清泉。然而,在恒大獲正名的同時。香港大學附屬的明德學院卻宣布因為收生不足的原因,學院將會在下學年起停止收生,換言之,學院將會在現有學生畢業後停辦。

自新學制實施以來,成立了不少自資院校,但當中不少收生相當困難。由於這些院校基本上依賴學費來維持院校營運,不穩定的收生造成院校頗大的財政壓力。在這樣的情況下,院校自然多以短期或兼職合約聘請講師。不少在這些院校任教的同工都反映,即使他們都願意盡力維持教學質素、為學生的學習付出額外時間,但在面對現實的生活環境,可能他們有需要在不同的院校兼課,在輔導學生學業或其他教學工作上,有時也難免全兼顧,最終教學質素會打折扣。在教學質素不穩下,又更難招生,形成惡性循環。

在今年的《施政報告》內,林鄭月娥對專上教育的措施只有一段,而且只提及資助學生修讀自資副學位課程,對於高教界的生態扭曲仍然是隻字不提。本來一個私立公立院校並存的高等教育制度是對社會有益的,年輕人也可以有更多元化的升學選擇,可是現時政府卻沒有全面的政策協助社會建立一個健康的高等教育環境,結果學生往往在繳納了高昂學費後,並不能得到相應質素的專上教育,更有可能要隨時面對學校倒閉,學歷認受性成疑的問題。

恒大的正名,不錯是一個好消息,但對整個高教界來說,仍然未有帶來太大的改變。我們都要思考,要讓我們的下一代能在激烈的競爭中不致被拋離,究竟我們要一個怎樣的高等教育環境,讓學生學得好、讓老師教得好。